吧啦吧啦心理
(江西哈桥文化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一个躁郁症患者治愈的故事

知道自己得忧郁症到现在已经有6个月的时间了。正确的时间应该是10个月了(2001年9月到2002年7月)。这一路走来回想起来真是非常的艰辛,很感谢沈教授,林学长的悉心照料,以及一直陪伴在我身旁的妈妈,才让我逐渐康复。我将说出我的经验和大家分享,希望能对与我有共同病症的人有所帮助。

今年的一月底,我开始接受精神科的治疗,才知道自己患了躁郁症。回想那时候刚听到医生宣布我的病情时,剎时间我的心情犹如遭受严重打击一番。之后才慢慢接受我得病的事实。为什么会得躁郁症?生活作息还有饮食习惯可以说是引发忧郁症最大的起因。

从高二开始,我就离开家到外地求学。在外面的生活使我自己的生活以及饮食习惯大乱。我本身非常的挑食,我不喜欢吃蔬菜,喜欢吃油炸类的食物,莎拉、自助餐的蔬菜,几乎是我不选食的食物,反观,炸鸡排,排骨饭,薯条……等都是我常点的食物。我不喜欢喝白开水,我喜欢喝含大量咖啡因的饮料,例如咖啡、可乐、红茶。再加上高中生升学的压力,每天从补习班回来,看个书,写个作业,半夜一两点睡是很正常的事情。这样的生活习惯一直维持到我上大学。

上大学后,大一的生活更是不正常,一天上完满堂课,参加社团回来到宿舍,已经是11, 12点的事情了,洗个澡,看个书,跟室友聊天,或是玩计算机,到天亮睡更是家常便饭的事情。这样的情况在大学维持至大三。上大学三年来加上高中时期的不正常生活作息开始慢慢的影响我的身体。直到升上大二,日子更加的繁忙紧凑。上课,打工,社团,占据了我一天的时间。从那时候开始我就一直感到自己身体不如从前,体力低下,工作效率下降,读书也无法较以前专心,那时候开始我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到了快要出问题的状况。

开始出毛病大概就是那个时候吧(2001年9月)。那时候我刚升上大三。开始发病的时候是躁症(2001年9月到2002年1月)。那时候发病的症状是,会觉得体力非常的好,精力旺盛,每天几乎睡不到三小时。话变的非常多,讲话的速度变快。那时候正值秋冬之际,看着同学都穿着长袖去上课,我却异常的反常,穿着短T,就出门了。

在社团,我的话变很多,说话的速度也变快,脾气变的暴躁。常常因为小事情和周边的人意见不合而吵架。那时候许多同学都感觉得到我似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似的。我的个性有了180度的转变,连我的家人也开始察觉我的不正常。

躁症跟郁症不同的地方是躁症不会单独出现,它一定会伴随着郁症。当你的心情随着躁症拉到最高点的时候,接下来你就必须面对心情突然荡到谷底的郁症。这种起伏的频率似乎不一定,有时候一个礼拜,你的心情会起伏个好几次;有时候却会隔着好几个月的周期。2002年1月初的时候,正值我躁症巅峰时期,那时候正逢学校期末考,以及社团期末成果验收。压力自然不在话下。那时候我的躁症也因为这些压力,慢慢的转变为郁症,使我的心情和个性起了很大的变化。因为这临时的打击,我开始难过、绝望,而原有的焦躁症也转变为忧郁症。那时候我心情开始感到不安、情绪低沉、感觉自卑、无法镇定,凡事都非常的悲观、绝望,甚至开始厌世,感觉做事都不尽理想,严重的时候会有轻生的念头……。在行动和思考上我倍受抑制,常常觉得作什么都不对劲。在学校的时候,走在路上或是在餐厅,教室或人多的地方时,总会感觉许多人都在注视我,让我感到浑身不自在。这种情况使我非常的困扰,让我渐渐的排斥去学校上课。同时也让我产生逃避的想法,开始逃避人多的地方。不去上课,不在餐厅吃饭,不参加社团……。有了这些症状,让我每天的生活就像活在灰暗当中,常常一天醒来就在床上发呆,不知道一天的目标在哪?想着问题,越想越钻入牛角尖,使我自己常有轻生的念头。身体状况不断恶化,我开始大小病痛不断,晚上开始失眠无法入睡,我也开始封闭我自己,不去跟其它人打交道,不去上课,不去参加社团。那时候正值期末考,我勉强打起了精神念书,却有种无力感。那一段痛苦的日子使我永生难忘。我常常不自觉的开始大哭,哭的同时又开始大笑,我没有办法控制我的情绪。我想不开的时候甚至想要轻身。我会突然出门骑着摩托车,在省道上以120公里的车速狂飙,也会去胡思乱想自己如何轻生比较快活。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半年,到了快要放寒假的时候。家人团聚的时候多了,也开始觉得我的异样。我也把我的病因告诉了我的家人,我的家人也很体谅我,不断的鼓励我去接受这个病情,去看精神科,好好的把病养好。经过了学妹的推荐(学妹也有忧郁症),我一开始到XX医院问诊。经过了医生的诊断和测验,医生告诉我,我患了重郁症<重度忧郁症>。从此我开始接受医生的药物治疗。一开始医生开安眠药ROHYPHOL,神经放松剂,还有抗忧郁剂给我服用。开始治疗的一个月内我一天服用一颗PROZAC。过了一个月后PROZAC的药剂开始加重,开始一天吃两颗,两个月后一天增加至三颗的PROZAC来抑制我的病情。晚上睡觉失眠,也是忧郁症的一大病因,医生也开给我适当的安眠药。吃了一个月后,我发觉原本一颗安眠药已经无法完全入睡,医生又加了一颗补助性睡眠的药给我,药的名称我已经忘记是什么了,但我知道市面上俗称FM2。而我也是吃了将近两个月才知道,原来我晚上都是吃这种药才有办法入睡的。

因为那时我常常觉得头昏脑胀,在判断是非的能力上也变得非常的奇怪。我开始无法判断一些日常生活中的琐碎的事项,也常常无故的发呆。那是我开始治疗两个月后的事情,一开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自己会变得如此迟钝。直到有一次我去医院检查,检查中有一个智商总值。那时候正常人测验差不多是110~120之间,不过那次测验我却只有87。从旁边的对照表,原来87的値差不是轻度智障的程度。看到这个结果,我真的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难过。后来医生才告诉我,忧郁症会造成智商障碍,但却不是永久的,只要病情好转智商值也会回升。

到了大三下学期。我从学校搬回到家里住,也辞去了我在社团干部的职位。我开始禁锢自己的所有环境,与其说感到孤独,到不如说感到有安全感。以前即使是在学校,常会有社团学弟妹传来的email来告诉我目前社团的状况,而现在我却什么事情都没有了,我感受到一种无声的宁静。但是那种安全的感觉却很快的变成了强烈的自我厌恶感。这样的无所事事,却让我觉得自己一无事处,开始对自己没有信心。

压扁了自己,再加上怨恨气愤着之前对我不伸援手的周遭人们的冷漠。就算晚上吃了安眠药,也睡不着。白天则因为安眠药吃太重,和抗忧郁剂或抗不安剂的作用,总是让我整日昏昏沉沉的,报纸看了也不会懂,新闻听了也记不起来,课业更不用说了,连中文都看不懂了,更不用说满满笔记的公式,和原文书了。我的成绩开始滑落。第一次期中考结束后,我考的很糟糕,每科几乎是全班最低分。我很紧张,但我似乎也没办法。我不想因为这样又让我自己陷入忧郁的陷阱里面。我很无奈,无奈忧郁症竟然会如此的影响我,于是医生建议我做心理测验,以投影式测验为主,有问答形式的测验和图形描写的测验,然后是图画出感受到的印象测验。测验的结果出来,让我和医生非常的惊讶。因为我连基本的四块拼图都拼不出来。

那天晚上,居然引发了我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严重忧郁症状,强烈的偏头痛,心情沮丧,半笑半哭接近疯狂状态,怒吼在脑中发作炽炽燃烧,总觉得就是那个测验带来的。我曾经上过教育心理学的课,对投影式测验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做到一半就觉得非常厌烦,只不过是墨水画出左右对称的画,却一定要说出那看起来像什么东西。我是能够说明画给我什么印象,但是就是感到非常不愉快。总之胡乱画出没有固定意义形象的图,要附加说明是不可能的。但是我总是很拘泥于理论,例如某个拼图明明就是要你拼出一个完整的手掌,我觉得很简单,也知道他是什么东西,却又发觉好像缺了什么部分,怎么拼就是拼不出来,这让我很泄气。我越把它当成一个问题,很勉强得想做理论性整合,越觉得头脑混乱。现在想起来,对于那时候为什么那么拘泥于要说得清楚无误,感到很不可思议。经过了三个月的治疗,我的病情一直很稳定的控制。我比较能控制我自己的情绪,发病的次数也变少许多,我的PROZAC也从一天三颗降到两颗慢慢的降到一天一颗。

(2002年5月20号-6月5号)因为我的病情好转,医生也开始减低我的药量,后来医生说我吃百忧解有一段时间了,他换了另一种抗忧郁的药给我,药名我已经忘记了。我只记得他是一颗白色长长的胶囊。服用了一个礼拜后,我的身体开始产生了变化。我的大脑开始不接受我的控制。大脑开始不由自主的思考,思考一些我认为很平常的小事情。光一个人为什么要靠右边走问题就可以让我想了一个下午。我无法专心的上课,甚至在回家骑车的途中,我都会失神。我不知道我的状况为什么会如此。这是以前从来未有的状况。这个情况不但让我无法集中精神去做我想做的事情,就连吃饭我都会吃个近一个小时。睡觉就更不用说了。不管我吃了安眠药,我睡觉依然是昏昏沉沉的无法深眠。后来我想到一个方法,我试着在睡觉前打坐,想藉由打坐来稳定我的情绪,让自己的心静下来。不过这个方法似乎不太管用,我的脑袋依然不听我的使唤,不停的快速转动着。我开始生气,生气身体这样和我抵抗着。我开始把我打坐所产生的气集中到我的额头上,我因为生气而不断的把我的气集中到头部。当天晚上,我知道我这样做错了,那天晚上我不但睡不好还恶梦连连。隔天早上醒来头脑恍恍惚惚,觉得天旋地转的。结果当天的考试我考的一遢胡涂。

那天考试考的是必修的科目,考成这样的成绩,我开始为我自己紧张,也非常的呕。我不了解为什么我的大脑要这样跟我作对。而从那天开始,我也常常在恍惚当中看到一些奇怪的影像,甚至有一些奇异的念头从我脑中飞过。我常常在要睡觉的时候,已经恍惚但还没入睡的时候看见许多的影像,最常看到的是我看见我身在一个马戏团的营帐中,有许多的小丑,为在我身边不停的逗我开心。也看的很多兔女郎在场中跑来跑去的景象。这类的影像常在我睡觉前反复的出现。不然就是走在要去上课的途中,一幕幕的影像从我脑中快速的飞过,我看到许多我同学所发生的事情,而这些事情很奇怪的也都慢慢的发生在我同学身上。我觉得很不可思议,一开始我还以为我开了天眼,高兴的不得了,后来知道这样是因为自己的身体不正常所产生的,我反而开始担心我的身体。开始觉得手足无措。

会看到这些奇怪的影像,对我并不是好的。它让我的大脑闪过许多我之前所不曾想过的问题,他一样不听我的使唤,独自的思考。他开始去思考钻研问题的牛角尖。例如之前的情形,我就会想,这样就是算开天眼吗?一些毫不相干的想法在我的脑中浮现,要我去寻找这些问题的答案。我不管我正处在期末考周,在网络和图书馆找寻这些问题的答案。那时候觉得做这些事非常的无意义,但大脑就是要我这样的做,这让我非常的无奈,但也无力去抵抗他。这让我想到之前看到的电影情节,就像人们被外层空间生物用念力控制了心智似的。每当我想到这段时间的感受,就觉得非常的好笑,但我也不得不佩服大脑支配全身的力量。

5月25号,华航在澎湖北方海域发生空难,造成226个死亡。这件事情对我震撼非常的大。看着这么多人的牺牲,我很难去接受这件意外的发生。我的大脑开始给我许多偏见般的思考,我的大脑开始思考,为什么这么多会通灵的人应该会知道这件事会发生,却不去阻止他?尤是当我知道也有婴儿丧命于此的消息时,我无法去承受和理解为何婴儿也要承受这样的痛苦?她们才刚到世上就马上要她们走,要她们在完全不知道的状况下,去接受墬机的恐怖与痛楚。我开始有圣人情操,开始去想,要是我知道了这一切事情的发生,我应该如何去解决一切。我甚至想牺牲我自己,去改变这一切的事实。同时在这段时间,学校也发生了一段小插曲,打击着我,我也开始内疚,为什么我知道这件事情的发生却没有办法去阻止他。就这样,许多的事情在短时间内塞入我的脑袋中,一时之间我的脑袋也无法响应这些问题,脑袋下令我块去找答案,让我过着生不如死般的过生活。我既没有办法去兼顾到我的功课,我也没办法解决我自己的问题。眼见期末考周的来临,我考虑让我自己先休学,让自己好好的养病,度过学校的21危机。

(2002年6月6号-6月30号)隔天,我就去找班导师沈教授帮我签休学同意书。老师听完我的问题和困扰后,老师老师听完我的问题和困扰后,老师跟我解释了人何谓生何谓死的问题,替我解开了半个月来在我脑中打转的问题。突然间,我苦思的问题,豁然之间得到了解答。后来我把我的病症一五一十的跟老师报告。老师听完我的病后,老师告诉我,我的生活和饮食习惯非常不好,这样不好的习惯将会影响我的身体状况。老师告诉我我应该先调整我的饮食,看这样是否可以改善我的病情,并联络一位住台北的林学长,请他来帮助我现在的状况该如何处理。过了一个礼拜,林学长专程从台北下来,来看我的病情,林学长告诉我他看过有关我的这种case很多,叫我不用担心。听到林学长这番话的时候,突然给我很大的信心,加上教授告诉改善饮食和生活习惯。那时候我已经吃了西药吃了半年,听到这种不吃药又可以改善的病情的方法,对我来说是可很大的鼓励和信心。

林学长说我这种状况是(长期饮食躁热不调,导致消化系统失调,排便不顺,气累积在头部无法下降)身体本身的能量太高导致而成的。因为我习惯晚睡,加上我又长吃高热量的食物,很容易让我的肝火上升,才会导致我头晕目眩并且看到一些有的没的幻听与幻觉。

对于我的状况,林学长给我以下的建议供各位参考:

学长开给我一种中药。药名是茵陈蒿汤。功用是可以帮助人排便以及排气,并多喝茵陈(俗称的青草茶)降火气。在饮食的方面,要我少吃肉类而且多吃蔬菜以及一些属性较冷的食物,例如,番薯叶,高丽菜,瓜类…等。千万不能吃属性较躁的食物,例如,炸,辣,咸,甜的食物等。因为躁的食物很容易在让体内的肝火上升。

多喝白开水提高新陈代谢,少喝饮料。因为饮料有很多化学原料对身体不是很好,唯有水,才能才是身体真正所需要对身体有帮助的。

在生活上,养成良好的生活作息不增加身体的负担。并适时的做运动,增加身体的新陈代谢。平时会好能赤脚在地上走。可以把体内过高的能量由脚底排掉。尽量不要让自己的能量提高,白天尽量不要照射到太阳,晚上洗澡也用冷水代替热水洗澡。

回到家后我马上就去买茵陈蒿汤回来吃,吃完后拉肚子拉了一天。不过说也奇怪,我拉了一天的肚子后,我反而感觉神清气爽,之前恍恍惚惚脑袋突然间变的很清醒。而后我吃了一个月的素食。家里配合我的饮食,不吃任何的肉类,也不吃我以前最爱吃的炸鸡和红茶。就这样,我的病情好的出乎预料的快,不但头不晕了,也不会再看到一些奇怪的影像。

而随着我的饮食习惯慢慢改变,我开始没有办法去接受太咸的食物,尽管只是一盘炒青菜,不过如果太咸或太油,我一吃完便会头昏脑胀,病情复发。在这段期间,有个很好笑的插曲。在中午的时后因为下午第一节有课,我就不会回家吃饭,而去学校的餐厅吃饭。记得吃淡口味习惯后,有一天去餐厅吃自助餐,我夹了一些炒高丽菜,和一些凉伴小黄瓜。想不到我吃了一口青菜后,我整口吐了出来,因为实在油,咸的夸张。我那时候就问问我同学是否会觉得太咸,想不到他们还觉得口味太淡。从那次开始,我就依教授的方法,从餐厅包回来的菜,一定用水再洗过几次,让口味不这么重才开始吃。

我每天也开始正常的排便。以前我总是两三天排一次便,不过现在我生活一规律,不吃肉类,排便反而顺畅。而排便顺畅后,也让我的心情不会像以前那样烦闷。似乎就顺着排便排掉一样,非常有趣。

这期间我发现病状会随着天气的变化而有起伏的改变,每当日夜温差很大还是满天的晴朗突然转变为乌云密布时,我心情就会突然忧郁了起来,并且开始有忧郁症的病状。

第一次发现这样的时候,我非常的害怕,以为我又开始恶化,但经过了几次这样的状况,我也渐渐的能够掌握我的病情,开始藉由运动来排除这种要看老天来决定我一天病情的日子。

之后我又去精神科看心理医生,我告诉医生我那时候的病症,以及我的感受。医生告诉我那时候我的病状叫做强迫性思考。

我的大脑会强迫性的自由思考。这是由于我吃另一种药的结果而来的。他又开回PROZAC给我服用。不过回到家后,我只吃了两天的药,我便没有继续的服用下去。

现在的我已经不吃抗忧郁症的药物,也开始慢慢减少我安眠药的份量。一开始虽然会很不习惯,但也慢慢的改善。

(2002年7月初至今)现在的我似乎很像正常人一般的作息,虽然偶有天气的变化会让我的病情再度复发,但大部分的时间我都处于一个很稳定的状态。因为我的胃肠并不是很好,目前我已经开始由调食来改善我的肠胃。林学长教我,每天吃少量的香蕉和木瓜来调整我的胃肠。效果还不错。很感谢沈教授和林学长的帮助,才让我有重生的机会。也很感激这一路陪我起起伏伏的家人,谢谢他们陪我走过这一段日子。

(2002年10月)写这篇文章,到现在又过了三个月的时间。回头看之前写的文章,那一幕幕的情景似乎又回到现实生活般,在我面前快转了一遍。在这三个月的期间,我没有再发病过,也没有再靠安眠药来帮助我的睡眠。在这段时间,我也担心我的病情是否会再复发,所以我一直很注意我自己的身体情况。一但发现我的身体出现了异样。我便不会勉强我自己,反而让自己放松后再来面对问题。

饮食的方面,我现在饮食正常,素荤皆食。而荤吃过多后,便会察觉自己体内的肝火会上升,我便会开始调食,会喝茵陈蒿汤来排解体内的肝火,使自己的身体维持在一定的水平上。

最后,我还是要再度谢谢沈教授和林学长的帮忙,让我走出那段无助的自我,也希望这篇文章能够帮助有这方面困扰的人,谢谢大家。


文章分类: 心理·健康-躁郁症
分享到: